评论:假如皮影戏是只股票

更新时间:2021-06-24 08:50:51 作者:印娇珠 阅读:68699

假如我们把今天种类繁多的文化市场看作大盘,假如我们把皮影戏看作一只个股,那么,相信大多数的人都会认为,皮影戏这只“股票”多年来已经一路低迷,无论文化“市场”是“熊市”还是“牛市”,似乎和它的状态都没什么关系。

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,我们今天来看它的“基本面”。从观众来看,皮影戏的观众日趋减少,同时伴随着老龄化的特征,并且这些渐老渐少的观众主要集中在文化消费不够活跃的农村;从演员来看,愿意入皮影这行的年轻人寥寥无几,即便是入行的人,也不甘心守着几张皮影几根竹签,这些有着一定文艺细胞的青年,或许更愿意走上电视靠唱歌和演戏来成就自己的“星光大道”;从皮影戏的外部世界来看,各种新兴的文化娱乐方式占据着人们的时间和空间,尽管皮影戏以其“以光传影”的特点被一些人看作现代电影的祖宗,但是“老子打不过儿子”,这也是常事,因此,和电影、电视、网络游戏等相比,皮影戏的市场空间无论在城市或者农村,都已经大大地处于下风;从其内部来讲,皮影戏艺术表现手法的相对单一,技术革新速度的绝对缓慢,也都无可奈何地成为了它发展的瓶颈。

其实,这也不是皮影戏的特殊情况。因为几乎所有的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从基本面上,都存在类似的问题。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文化生产的市场上,“非遗”板块的“股票”大部分都在“走低”的缘故。

“非遗”板块不是没有“好股”,比如京剧、昆曲、相声、评书等,大概也算得上是这个板块的“大盘绩优股”了,但是情况比较特殊,特别是成绩最好的京剧。首先,进入现代以来,京剧的基本面和其它“非遗”项目来说,还是保持非常好的,这里有历史的因素,也有京剧自我发展的强大动因;其次,京剧是最早和电影电视等新技术手段相结合的传统艺术,比如中国最早的电影《定军山》,就直接拷贝了一段京剧,后来的《群英会》也是如此,日后,还有许多表现京剧剧目、京剧人物的电影出现,最负盛名的像《霸王别姬》;此外,京剧还有很多“概念”、“题材”,比如“国粹”概念、“大师”题材、“票友”题材等等——说到概念、题材,不能不说前不久,京剧还拥有“北京奥运”概念,而近期,电影大片《梅兰芳》再次为京剧提供了新的“题材”。所以,京剧在当代中国的文化市场中,地位可谓举足轻重,保持持续的增长也是题中应有之义。

昆曲的“市场轨迹”和京剧又不太一样。2001年,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首批“人类口述遗产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”这件事,一下子引起了大众的注意,要知道原先昆曲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关注的东西。之后白先勇先生青春版《牡丹亭》在北大登台引起的轰动,也对昆曲的形象提升起到很大的作用。昆曲顺理成章从“潜力股”跃升到了“蓝筹股”。

皮影戏目前当然不能和京剧、昆曲等“绩优股”相提并论,但也非完全没有市场潜力。和其它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一样,国家重视、政府支持,这对皮影戏来说,就是一个重大的利好。问题是如何利用好这个利好,把观众拉回来,让皮影戏的“观影市场”重新火起来。

当然,我们把皮影戏比喻成股票,只是打比方而已,不是当真要去“炒概念”。企业上市,不能靠吹,实体经济不好,最终只能形成一堆泡沫。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也一样,皮影戏要想收复失地、赢得市场,也必须有自己的“实体”——有艺人、有艺术、有思想。

我们看一下在历史上,皮影戏创造自己巅峰时代的有关记录。“南瓦新开影戏场,堂明灯烛照兴亡。看看弄到乌江渡,犹把英雄说霸王。”这是明代小说《剪灯夜话》里的诗,说的是什么呢?瓦肆里举办皮影戏专场演出,他们大概也在演《霸王别姬》;往前到南宋,这是一般研究者认为皮影戏已经成熟的时代,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里如何描述皮影呢?“公忠者雕以正貌,奸邪者刻以丑形,盖亦寓褒贬于其间耳。”孟元老的这段话大概是现在看到最早对皮影的一个评价,说明皮影戏在那个时代里,不仅仅是唱腔有特点,而且在皮影的雕刻艺术上有独到之处,会根据表现人物的性格,对之作不同的艺术处理,类似后来的京剧脸谱;更重要的是,在孟元老这样的知识分子看来,皮影戏是中国道德体系的一个载体,赞颂真善美,打击假丑恶,无论是给市民看还是给农民看,皮影戏里携带着的价值观才是顶值得他称道一番的原因。

不过,知识分子有时未免会“为了艺术而艺术”,而真正的皮影艺人却是“为人生而艺术”的。言志载道的社会功能固然要紧,可是穿衣吃饭、过好生活才是他们的首要大事。所谓“江湖人就是混张嘴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因此,现实一点说,如果“经济”拼不上来,皮影传人的“再生产”,恐怕靠“喊话”是喊不上来的。没有传人,这门手艺/艺术只能被掩埋进历史记忆的深处。

既然要“拼经济”,就得有“需求”。可惜的是,皮影戏也面临着严重的“内需不足”。现在有人对其进行公司化运作、拉出去商演;还有一些人把皮影雕刻作为卖点来拉动需求,都取得了一些效果。但毫无疑问的是,皮影戏的冬天还远远没有过去,我们都盼着它触底反弹的那一天。

本报记者 杨 凯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